首页 > 沙丘之变 > > 正文

[沙丘之变]沙丘之变_3

日期:2017-07-07 04:36:52编辑作者:天天博娱乐官方网站

  

  公元前 210

  年,秦始皇进行第四次东巡,左丞相李斯、中车府令(掌管皇帝坐车)兼行符玺令事(掌管皇帝印章)赵高随行。小儿子胡亥因对出巡感到好奇和羡慕,请求同去,得到秦始皇的许可。

  秦始皇和他的随行人员从咸阳出发,向东南行至云梦,然后顺长江而下,经丹阳、钱塘,登会稽山(今浙江绍兴东南),临东海,祭大禹。又沿海岸北上,到达琅琊(今山东胶南南)。然后沿海岸经荣成(今山东荣成)、芝罘(今山东烟台)继续西行,至平原津(今山东平原)时,患了重病。

  秦始皇的病越来越重,就命令赵高给他在上郡(陕西榆林南)监军(监督由大将蒙恬率领防御匈奴的部队)的长子扶苏起草诏书,令扶苏把兵权交给蒙恬,回到咸阳迎接丧车,主持葬事。诏书加封后放在赵高那里,还没有送给负责传递的使者,秦始皇就在沙丘平台(今河北广宗西北)去世。秦始皇去世的消息只有胡亥、李斯、赵高以及秦始皇比较亲近的五六个宦官知道,其余随从都不知道。

  李斯因皇帝死于京城之外,担心皇帝的各位公子及天下发生变乱,就令秘不发丧,将秦始皇的遗体装在可以密封车厢的辒辌车中,百官照样奏事,宦官照样送食。当时正值暑天,尸车散发出恶臭,为了掩其臭味,赵高令人在车内装上一石鲍鱼。

  赵高是个宦官,熟悉法律。他曾经教授胡亥文书法律知识,与胡亥关系密切。赵高想立胡亥为帝,就把秦始皇给公子扶苏的诏书扣留,然后三次劝说胡亥。

  他先以权势引诱胡亥。他说:“皇上去世,没有下诏封其他儿子为王,只赐给长子扶苏书信。扶苏一到,就会即位为皇上,而您没有一寸封地,该怎么办呢?”胡亥说:“本来就该如此吗。我听说,英明的君主了解自己的臣下,英明的父亲了解自己的儿子。父亲不封其他儿子为王,还有什么可说的呢!”赵高说:“并不是这样,当今天下的大权,由谁掌握?就是您、我和丞相了,希望您考虑这个事情。让别人当自己的臣下与当别人的臣下,控制别人与被别人控制,怎么能一样呢?”胡亥说:“废长兄而立幼弟是不义,不遵奉父皇诏令而贪生怕死是不孝,自己没有能力而依仗他人取得成功是无能。这三条都是违背道德的,天下人不会服从,自己的皇位也坐不稳,一旦江山被颠覆,宗庙也将没有人去祭祀供奉了。”

  第一次被胡亥拒绝,赵高再次进行策动。他说:“我听说商汤王、周武王杀死他的君主,天下称为正义的行动,不算不忠。卫君杀死他的父亲,卫国认为是维护道德的行为,不算不孝。孔子在《春秋》中就记载了这件事。干大事不必谨小慎微,行大德无须推辞谦让。如果只顾及细微末节就会忘记当务之急,事后必然会有祸患;如果瞻前顾后、犹豫不决,以后必然会后悔。当机立断,敢做敢为,连鬼神都要回避,最后必能成功。希望您完成这个事情。”胡亥开始动摇,说:“父亲刚刚去世,丧事还没有办,怎么能在这时候去干扰丞相呢?”

  于是,赵高第三次鼓动胡亥,说:“机不可失,时不再来,若不及早决断,恐怕错过机会。”胡亥终于接受了赵高的阴谋。赵高又说:“这个事情不与丞相合谋,恐怕难以办成,臣下请求为您去和丞相谋划此事。”

  高找到李斯,说:“皇上去世前,赐给扶苏遗诏,让他继承皇位,命他回到咸阳办理丧事。遗诏还没有发出去,皇上就去世了,这件事没有人知道。皇上赐给扶苏的遗诏以及符节印章都在胡亥那里,确定太子的事就在于您和我赵高的嘴如何说了。您看这事怎么办?”

  李斯说:“你怎么说出这派亡国的话呢?这不是我们做臣子的人应该说的啊!”

  赵高接着说:“您自己觉得与蒙恬相比谁的能力强?谁的功劳大?谁的谋略深而没有失误?谁不被天下人怨恨?谁与扶苏的交情近而且得到其信任?”

  李斯说:“这五个方面我都比不上蒙恬,这又能怎么样呢?”

  赵高说:“我在秦皇的宫廷中管理有关事务已经二十多年了,从没有见过被秦皇罢免的丞相功臣的第二代能够接受封赏的,并且他们最后都遭到了杀身之祸。皇帝的二十多个儿子,您都是知道的。长子扶苏刚强坚毅而且威武勇敢,善于重用人才,他登上皇位后必然改用蒙恬为丞相,到那个时候,您的结局如何恐怕是很明白的了。我教授训练胡亥法律政务多年,还没有见过他有什么过失。他为人慈善仁爱,忠实厚道,轻财重义,内心明白而不善言辞,恪守礼法而尊重人才,秦国的其他公子都比不上他,他可以作为皇位的继承人。希望您考虑一下把事情定下来。”

  李斯说:“您还是安守本分吧!我李斯遵奉皇帝诏令,听从上天的旨意,还有什么可考虑决定的呢?”

  赵高说:“您连自己面临的危险都认识不到,而且不能抓住时机把危险转化为平安,这与您尊贵而聪明智慧、无所不通的名声是不相符的啊!”

  斯说:“我本来是上蔡(今河南上蔡)乡下的平民,蒙皇上信任提拔我为丞相,封我为通侯,子孙也都得到了显赫的职位、丰厚的俸禄,并将国家存亡安危的重任托付给我,我怎么能辜负皇上的期望呢?忠臣不能为了躲避死亡而苟且偷生,做人臣的恪尽职守就是了。您不要再说了,否则将会让我违犯禁律而获取大罪。”

  赵高说:“我听说圣人做事没有固定不变的办法,必须适应变化,顺应时势,看到细微末节而能知道事物的本源,观察征兆动向而能知道事情的结果。当今天下的大权都掌握在胡亥手中,胡亥在内,扶苏在外,胡亥为上,扶苏为下,如果由内部控制外部,由上面控制下面,自然方便。一旦错过机会,上下内外的形势发生变化,再想反对扶苏,就变成了乱臣贼子。秋天草木凋零,春天万物生长,这是必然规律,客观形势足以决定人的行为和取舍,这些道理你怎么还不理解呢?”

  李斯说:“晋献公改立太子,结果三代不得安宁;齐桓公兄弟争夺王位,结果使公子纠身败名裂;商纣王杀死叔叔比干,不听劝谏,结果使首都化为废墟。这三人做事违背天道,让祖宗神庙都断了祭祀。我李斯还算得上一个明白事理的人,怎么能参与谋划这种事情呢?”

  赵高说:“胡亥与你同心合力,国家就可以长治久安;赵高与你团结一致,事情便能够无懈可击。您听从我的计划,就可以永久保持高官厚禄,世代荣华富贵,并能健康长寿。您要是放着这条路不走,不仅您得不到好的下场,而且会祸及您的子孙,如果那样实在让人寒心啊!聪明的人能够因祸得福,何去何从您看着办吧。”

  李斯于是仰天长叹,流着眼泪大声喘息着说:“唉,偏偏碰上这混乱世道,没有跟随先帝去死,连身家性命都难以保全,反正是个死,死到谁的手里也就无所谓了

  !”

  于是,赵高便禀报胡亥说:“臣下奉您太子的命令去通报丞相,他敢不接受。”

  赵高、胡亥、李斯合谋,毁掉秦始皇给扶苏的诏书,重新仿造秦始皇遗诏,假称是秦始皇生前交给丞相李斯的,遗诏明确立公子胡亥为太子,由他来继位。同时,又仿造了秦始皇给公子扶苏的诏书,诏书上说:“我巡视天下,祈祷祭祀名山众神来延年益寿。而你扶苏和将军蒙恬带领几十万大军驻守边境已经十几年了,不仅没有建立点滴功绩,反而屡次上书诽谤我的行为。扶苏因为没能做上太子,而日夜怨恨不已,作为儿子这是不孝,就用赐给你的剑自杀吧。将军蒙恬对扶苏的行为不进行规劝和纠正,作为臣下这是不忠,也赐剑自杀,把军队交给副将王离。”

  赵高在仿造的诏书上盖上秦始皇的印玺,交给一个心腹给扶苏和蒙恬送去。

  (摘自《中国历史十大政变》第一篇赵高政变)

  沙丘之变

相关文章

?

公元前210年,秦始皇进行第四次东巡,左丞相李斯、中车府令(掌管皇帝坐车)兼行符玺令事(掌管皇帝印章)赵高随行。小儿子胡亥因对出巡感到好奇和羡慕,请求同去,得到秦始皇的许